子书毛茸茸

❤全职主叶江❤
杂七杂八堆积处
业余画画,推图只看画风

【喻肖】床头故事

组里的脑洞!妹子写出来了!开心!我要存个档!

怕鬼故事的肖队!多么萌!跑圈!(¯﹃¯)

Agnes:

这是,发生在某次联盟活动期间的事情。

 

“肖队这是……睡不着吗?”放松姿态靠在床头的喻文州略带不解。

躺在标间另一张床上的肖时钦扯下眼罩看着天花板:“可能……因为认床吧?”

闻言,喻文州微笑:“肖队要注意休息哦,明天还有联盟的工作呢,没有精神不太好吧?”

肖队长表示很无奈:“我记得冰箱里有牛奶,我去喝一点。”

等他拿着喝到一半的牛奶回到床边时,同房的人放下了原本在看的书籍看着他:“如果实在睡不着的话,要不要听我讲几个故事呢?肖队?”

“故事?”

“是啊~”喻文州笑得一脸人畜无害,“当初小卢刚进蓝雨的时候也因为认床而睡不着,所以……”

所以你就给他晚上讲故事是吗?

肖时钦面无表情地看着蓝雨队长:“喻队……我觉得我已经过了听床头故事的年纪了。”

喻文州笑着耸耸肩,把睡前阅读书籍放在一边:“那就早点睡吧。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肖时钦叹了口气,也重新躺下。

 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肖时钦挫败地坐起身,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眼时间——两点十分。

眼神死地放回手机。肖时钦躺了回去。

黑暗中隔壁床隐约传来平缓的呼吸声,肖时钦思想斗争了一会儿,实在受不住了:“那个……喻队……喻文州?”

呼吸声骤然停顿了一下:“……嗯?……肖时钦……?”带着些模糊的呢喃。

咬咬牙,肖时钦豁出去了:“喻队……能麻烦你帮我讲故事吗?”

触控的床头灯无声无息地亮了。喻文州还带着睡意的脸扭头看着他。半晌,撑起身:“那么,肖队要听什么故事呢?欢乐的?忧伤的?刺激的?还是……”

“温馨的谢谢!”秒答。

大晚上听欢乐忧伤刺激的还能睡吗?!

喻文州你别这样我不是故意打扰你睡觉的!!!

“温馨的故事啊?”喻文州拿个靠垫放在背后,“那就说这个吧~”

“故事的主人公呢是一个上班族,我们暂且称呼他X先生。”

等等……睡前故事难道不应该是童话神话之类的吗?上班族是怎么回事?真不是都市情景剧剧本吗?

不过喻文州的声音挺好听的……

“X先生是一个十分热爱工作的人,而他的职业呢有时工作量特别的大,于是每星期总有那么几天,X先生要在公司工作到凌晨才回家”

“某天,X先生又一次加班到凌晨2点。”

肖时钦默默把头扭到另一边——你真不是因为我是在凌晨两点多把你叫醒在迁怒吗?

当然,雷霆队长没有白目到把心里话说出来。

“X先生的家离工作地点很近,并且因为常年坐电脑前工作的关系,他始终步行上下班——当然,用这一小段路锻炼身体。”

“在X先生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公共厕所……”

……等等!

故事走向不对啊!

厕所是怎么回事?厕所只有花子吧!

……欸……

“喻队!等等!”肖时钦忙不迭打断喻文州的故事,“你不会是……在说鬼故事吧……?”

喻文州脸上带着微笑:“不是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原来肖队喜欢鬼故事吗?其实我也知道几个鬼……”

“不用了对不起请继续讲吧!”

肖时钦看到喻文州脸上清清楚楚表达出惋惜之情。

“讲到哪儿了……啊,X先生回家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公共厕所。”

“这天呢,正好X先生觉得有点内急,于是进了厕所。厕所里不止他一个人,虽然说灯坏了,但还有一个男的拿着拖把在拖地。”

“在他解决了内急之后,对方也正好拖到了X先生那里。”

“那个男人说:‘兄弟,让让,拖地呢。’”

“X先生忙让了位置,走出了厕所。回到家,放松下来的X先生越想越不对劲……”

我也是啊!!!!越听越不对劲啊!!!!

肖时钦现在是躺在床上动都不敢动。

早知道就算一个人睁着眼睛到天亮都不去叫醒喻文州啊!!!

这真的温馨吗?!喻文州你敢说个温馨的故事吗?!你们战队的小卢晚上听这个还睡得着吗?!

喻文州当然不知道肖时钦在腹诽些什么,他继续旁若无人地说着:“想通不对劲的X先生马上锁上大门关好窗,在客厅开着灯一·夜·没·睡。”

……

……果然是报复……喻文州你心真脏……

“安然无恙的X先生在天亮之后顶着黑眼圈去公司,路上看到……昨晚的厕所已经被警察封锁。”

“X先生听了会儿议论声才知道……”

“昨晚厕所里……有个长发女人被杀了。”

讲故事的声音停住了,房间里瞬间安静下来。

肖时钦咽了口口水,吞咽声在异常安静的房间里十分明显。

过了一会儿,喻文州继续说了下去:“X先生联想昨晚的遭遇,脸唰地白了。”

相信我……我的脸也白了……

肖时钦觉得不仅脸白了,连肠子也青了。

“X先生走进工作的写字楼,乘上电梯。因为离上班时间还早,电梯很空,只有两个人。”

“到了某个楼层,X先生感觉身后传来了有点熟悉的声音……”

鬼迷心窍地,肖时钦配合着喻文州这个停顿转头向蓝雨队长的方向看去。

为了给肖时钦讲故事,喻文州特意把床头灯调到了最暗的一档,模模糊糊的光线只能照亮喻文州下半张文雅的脸。

肖时钦看到他嘴角带着笑意一开一合:“‘兄弟,让让,拖地呢。’”

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“喻队……喻文州……文州……拜托别说了……”肖时钦高举白旗表示再也hold不住了。

这比小戴在训练闲暇的“兴趣爱好”更吓人啊!

喻文州笑着摊手:“已经说完了啊~”

谢天谢地终于说完了!

“当然,如果你还想听的……”

“不用了谢谢我现在好困!”

本以为喻文州会躺下继续他的睡眠,结果肖时钦听到下床的悉索声,扭头正好看到喻文州掀开他这边的杯子躺了进来。

等等这什么展开?

肖时钦表示他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:“喻……文州……?”

喻文州侧身面对他,伸手把他往怀里拉。

“等……”肖时钦反抗的手刚伸出去就被喻文州空着的右手握个正着。

“很害怕?”

声音传来肖时钦才发现他们两人现在靠得很近非常近——能让小戴尖叫的那种。

“呃……这样不太好吧?”抱一起睡什么的,肖时钦觉得脸上温度开始上升。

“给小卢讲好故事之后,我也会陪他睡的。”像似解释般,喻文州说着,“你刚才都在发抖了。”昏暗的灯光中,肖时钦看到喻文州的脸缓缓靠近,想要后退却被揽着他的手臂挡住。

喻文州的声音柔柔地响在他耳边:“晚安,肖时钦。”说完就闭上眼睛放慢呼吸。

喻文州的怀抱很暖,肖时钦看着喻文州近在咫尺的脸,长相端正柔和,就是心太脏,不愧是战术大师。

完全没意识到把自己也骂进去的肖时钦最后闭上眼。

 

 

居然睡着了!

肖时钦在早晨被生物钟叫醒之后发现这一觉居然睡得还不错。

“醒了?”喻文州早就穿戴整齐站在桌前,“正想叫你呢,看来不需要了。”

“啊……早。”

“早,我先下去大厅集合了,快点下来哦。”

当肖时钦洗漱完毕出门刚好看到同一楼层不同房间的卢瀚文小朋友。两人打过招呼便一同下楼。站在电梯口,蓦然回想起凌晨“惊魂”的肖时钦想到可能这孩子也被喻文州荼毒过,忍不住投过去一个同情的眼神。

于是在一同乘电梯的当口,肖时钦正打算说小卢你也不容易,卢瀚文先开口了:“肖队昨晚睡得好吗?”

肖时钦看着卢瀚文眼下有圈青黑:“我……你呢?没睡好吗?”

卢瀚文揉揉眼睛:“少天前辈有点兴奋,说了大半夜……”

肖时钦沉默了。

“早知道就让你家队长跟你一起睡……”

“别啊!”卢瀚文惨叫,“肖时钦前辈你不知道……队长如果没睡醒被吵到就会讲他认为温馨的故事当睡前故事!我……我……”

我说怎么睡前故事会这样!其实是喻文州有起床气吧!

肖时钦拍拍少年肩膀安慰道:“起码之后会抱着你睡不是吗?”——说实话……喻文州的怀抱真的很舒服——肖时钦默默扭了个头。

卢瀚文“啊?”了一声:“队长才不会抱着我哄我睡!他会一晚上坐你床边一个接一个讲故事!”

啊?

肖时钦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。

“诶?肖时钦前辈你很热吗?脸好红……”

电梯门开了,走出去正好看到喻文州投过来的温和微笑。

肖时钦楞了一下,脸刷的一下红透了,急急忙忙找雷霆队员们去了。

卢瀚文不解地看着肖时钦几乎落荒而逃的背影:“肖时钦前辈很急吗?”

喻文州拍拍他的头:“嘛,谁知道呢~”



end



一发完结!

把脑洞撸出来了神清气爽!

按计划接下来的脑洞会让很多人打死我……会有人看韩伞吗?【顶锅盖遁】


评论
热度 ( 310 )
  1. 比孔一睡不复醒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太带感了忍不住转发撸个几把啊啊啊

© 子书毛茸茸 | Powered by LOFTER